您的位置:首页 >> 新闻中心 >> 行业新闻 >> 蓝色星群的崛起——长沙大城北战略畅想

蓝色星群的崛起——长沙大城北战略畅想

日期:2007年10月22日 12:01

  蓝色,是世纪色,是世界色。

  蓝色,是可以承托所有人梦想的地方;可以是海洋,更可以是风之上的闪烁星群。城市,就是地球上流淌、旋转的星群;

  人类生活所有的精彩,都展现在城市中。

  罗马哲人西塞罗有言:人生幸福的前提,就是生活在大城市中。罗马曾是西方世界最伟大的城市;那里有着一切现代城市要素的萌芽。

  1999年世界人居会议上断言:“21世纪是城市的世纪”。从此,城市就成了这一世纪的主题词。现在,全球有47%的人生活在城市中。

  最古老的城市文明,发源于大河之滨;但这些城市文明不少走向了衰落。

  只有那些接受蓝色海洋洗礼的城市,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机。

  寻求一个城市与海洋的联系,让海风自由地吹拂着城市的天空,正是所有身处内陆城市的成长之道;蓝色星群的长沙也为之闪烁。

  古城长沙,一个以星球命名表达意象驰骋辽阔情怀的城市,沿北去的湘江,向海的方向,展开了自己博大的胸怀。

  向海的冲动:是南还是北

  资本在大城北开怀大笑,北去的湘江是否在启示着城市的成长方向?

  资本的本色,如同城市的本色,就是蓝色。

  上一世纪国际资本沿海岸线涌入开放的中国,并迅速在中国形成了世界第六大城市群。

  湖南,位于中国的中部。在其南面,是珠江三角洲的城市群;在其北面,是浩瀚的长江。长江的下游,便是长江三角洲城市群。

  湖南向海的冲动,于是便有了向南与向北的路径。

  无论如何,寻求到由江入海的路径,才是成长的契机;否则,长沙古城,伴随湘江,在财富时代,将千年寂寞!

  人流、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,均有特定的流向。向南、向东,向中心集约,这就是上世纪的主流。然而,并非所有的洼地,都必然成为聚宝盆。

  于是,肇始于五十年代、明确于八十年代、实施于九十年代的长株潭融城构想,也就是南融战略,就成了湖南打造经济增长极的核心战略。

  南融战略,作为第一个完整的区域经济发展的战略构思,在建立中部超大城市的构思方面,在建立起良好的产业发展导向方面,在中部六省的竞争性定位方面,已经取得了实际上的效果。

  南融构想的假设是:长株潭是珠江三角洲的后花园,同时又是沟通中西部的桥梁。

  长株潭能够从珠江三角洲得到什么呢?珠江三角洲又有什么产业需要转移呢?

  珠江三角洲的加工业非常发达,但仅局限在纺织服装、家具、家电等传统产业。这些产业已经向江西、广西乃至越南转移。湖南仅与广东毗邻的郴州一带,可以受惠于这些传统产业的转移。而以长株潭这样的城市集群在土地价格、能源价格与劳动力价格来发展这些传统产业,显然不会有长续的竞争优势。更何况,发展传统产业不可避免地要付出高昂的环境成本。

  至于珠江三角洲的研发能力,包括深圳,都被迫向北京、上海转移。

  珠江无论多么有活力,毕竟不能与长江、黄河相提并论;

  南海的风,无论多么强劲,并不足以横扫南岭。

  长株潭融城的速度与力度,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期待。融城历程的漫长,就在于我们对海的期待,始终是一个美好的期待而已!

  再说东西部的桥梁。

  武汉,占九省通衢,扼长江天险,更可以说是东西部的桥梁。武汉“1+8”的城市带,在道路等基础设施方面,已经走在了湖南的前面。“1+8”的结构,在其内涵上,在资源整合方面具有更为清晰的导向性。

  中部六省及其省会城市带尽可以说是中西部的桥梁,郑州可以说,合肥也可以说。

  正是因为连接东西部有这么多的“桥梁”,湖南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。

  武汉只不过是一个离我们最近而又最正面的竞争者。

  可是,上帝在这里关了一扇门,就会在别处开一个窗。

  2007年7月24日,中国单宗土地挂牌价格最高的新河三角洲拍卖。

  一夜之间,长沙城北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  在长沙,在北去的湘江畔,来自北京的北辰房地产与北京城市开发集团联手以92亿的天价,拍下了新河三角洲。“中国地王”由此产生。

  与此同时,长沙市地标建筑将在新河三角洲崛起!

  长沙,这座星城,在继电视湘军之后,又一次吸引了世人的注意力。

  是什么样的魔咒,让新河三角洲荣登“中国地王”的宝座呢?为什么资本要在这里开怀大笑呢?

  按房地产营销的格言:地段,地段,还是地段。

  地段的价值,就在于人们对其物业的预期,承载着对升值空间的企盼。而资本化的人格是现实的;它的预期总是建立在冷静的理性分析的基础之上。

  它凭什么来判断新河三角洲的投资价值?就让我们别过城南旧事,细说城北新篇。

  2002年,长沙开福区在北去的湘江边开发青竹湖生态科技产业园,2005年开发金霞保税物流区。

  如果城北的开发是长沙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北伐的话,“两区”的开发,就是先遣队。正是“两区”的开发,使得开福区的城市建成区面积在5年间(2002-2006)从16.8平方公里扩大到目前的46平方公里。

  城市建成区面积在5年内扩大了近2倍,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

  我们来看一下新建成区内建成了什么呢?

  依托着路网骨架的拉伸,开福区将原是农村的先福村、马厂分场、马栏山分场建成了四方新城、江湾半岛新城与金鹰文化新城。

  来自香港、北京、广东、浙江等地的地产大鳄,齐聚开福,上演了地产资本的大狂欢。

  长沙世纪城、绿城·青竹园、天健·芙蓉盛世、藏珑、山语城、湘江壹号、珠江花城等大盘的绽放,让长沙人随时都感觉到星城在变,在动,在流,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将这一动感进行恰当的命名。

  地火在地下运行,总有一天会喷薄而出,形成人世间最为美丽的景观。

  就在浏阳河与湘江交汇处的新河三角洲,中国地王诞生了。

  这是星城的荣耀。

  就在三江交汇处的新河三角洲滨江文化园,长沙博物馆、长沙图书馆与长沙音乐厅将于2009年建成。

  这是星城的永久标志。

  但请记住:是城市催生了建筑,而不是建筑催生了城市。中国地王由“两馆一厅”而成就,而不是相反。

  文化使得地域具有了不可替代的价值,永久的价值。“中国地王”只是分享了这个城市的文化精华。

  伟人曾立于北去的湘江,如同孔子立于川上。因为江河的走向,在中国人看来,总是在言说着命运,人与家与国的命运。

  浏阳河则因伟人而唱响整个国度。

  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”伟人从山中来,沿着河的方向而来,沿着江所启示的方向而前行。

  “逝者如斯夫!不舍昼夜。”伟人已去,而星城依然。

  当人们再度关注城北之时,湘江再度启示着城市成长的方向。

  2006年9月,长沙市委第十一次党代会正式提出“大城北”战略。

  2007年10月2日,湖南省委常委、长沙市委书记陈润儿利用休息日步行考察湘江两岸,10月8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就召开专题会议催促一江两岸建设快马加鞭。

  终于,动感的星城将自己成长的战略,确定为奔向蓝海的战略。

  星城,就在昨夜,再度拥抱湘江。

  资本:蓝色之眼

  破解融城困局,省会必须成为巨人。迅速发育的大城北正在演绎长沙的城市性格

  蓝色的资本,脱离南向的融城主轨道,而流向北去的湘江,这是否意味着大城北战略,与长株潭的融城战略相矛盾呢?

  这就让我们来看一下融城的困局在什么地方。长株潭之所以难以融合,就在于长沙这一省会的首位度低。相比第二位的株洲,仅为1.44。

  长沙这一湘女,娇小俏丽,清新可人,但毕竟是小家碧玉,能否担当得起融城之后的大家,尚令人怀疑。于是,长株潭调情可以,定终身就不能不有所顾虑了。

  长沙市区面积为556.33平方公里,在中部6省会城市中面积最小;2004年长沙城市建成区面积150平方公里,在中部6省会城市中排第3位,武汉、郑州分别为216.22平方公里、212.24平方公里。

  所以,要实质性地实现长株潭融城,就必须做大做强长沙。

  世界著名城市经济学家简·雅各布斯指出:城市是经济发展的原因而不是结果。

  城市是水,企业是鱼,有多大的水,才能养多大的鱼。

  城市真正的动力之源是人,是具有创造力、消费力的人。

  产业也好,资本也罢,都是由具体的人来运行的。能引进创业者,什么都会有的。

  长沙恰恰就是能够提供中部最佳人居环境的城市。这可能是长沙相比中部6省省会最大的比较优势。

  经营长沙,就是经营好长沙的比较优势;

  如果上述分析成立的话,我们可以发现南融与北拓是殊途而同归。

  大城北战略,就是经营长沙城市的上策。

  资本作证:因为资本能够将最有价值的东西挖掘出来,然后让她升值,让她扩张。所以,我们将资本之眼,称之为蓝色之眼。

  开福区原本是老工业区,他们选择了一条自己的路,把城市做大,把城市做得适宜人居。结果老工业企业虽然从城区中退出了,但新的服务业迅速成长起来,新型工业开始向新区聚集。世上的事物往往是这样的,你想得到什么,有时要直奔主题,有时却要“反弹琵琶”。

  开福区拥有什么?

  美美百货将携全球奢侈品第一品牌路易威登登陆长沙,进驻开福。

  路易维登意味着什么?这是一个让东京少女为之而“献身”的品牌。在东京银座这一寸土寸金的地方,路易威登的专卖店也许是占地最大的。她就是以这种姿态来炫耀;这种炫耀更深地考验着女性对致命诱惑的抵抗力。

  不用说,每个上海女人的梦想之一,就是拥有一个路易威登的手袋。

  开福世纪金源、庄胜集团、深国投三座大型Shoppingmall也正在筹建中。Shoppingmall,就是郊区富人大型购物的所在。当然,要尽情地购物,就必须拥有自己的私家车。

  开福区拥有青竹湖高尔夫球会、台湾钱柜、金色大帝,这些都是长沙休闲娱乐业的标志性场所。

  开福区拥有湖南惟一国际品牌运达喜来登酒店;潇湘华天、皇冠假日酒店即将开业,保税商务酒店、比华利山庄酒店也将建设。开福区已经成为高星级国际品牌酒店的集聚区。

  开福区拥有烈士公园、月湖公园、世界之窗、植物园这些长沙最大最美的公园。

  开福区拥有省、市博物馆、湖南日报报业集团、湖南广电集团、湖南出版集团、国防科技大学等一些文化及其产业地标。

  开福区,就是最具长沙城市性格、最有品位的城区。

  所以,城北就成了长沙最为风光之处;所以,城北在5年间几乎扩大了2倍;所以,长沙城市正在北方迅速地流淌。

  开福区的品牌楼盘内,住着长沙人,也住着株洲人、湘潭人,肯定也住着常德人,岳阳人,娄底人,衡阳人,益阳人;

  可能将包括所有湖南各地的成功人士,也可能包括湖南籍的外地人士;

  站在投资的角度上,开福区可以接纳来自世界各地的任何投资商;

  作为爱好高尚娱乐的人士与商务旅游人士,开福区是他们的首选。

  这叫什么?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融城。

  人流、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,就在开福集约。

  易中天在评述长沙城市性格时,用了三个词:霸蛮、灵泛、洒脱。

  开福区的“开福”者们,正是纯正的长沙伢子。

  当人们都痴迷于制造业的时候,他们却在创造环境,他们在聚集人气,他们在丰富城市元素,结果是这些元素在开福这个大熔炉中发酵、聚变,催生了城市经济爆炸式增长。其地方财政收入从2002年的1.6亿元增长到2007年的13亿元,明年预计可达到17亿元。

  当人们非得称自己是资本的洼地时,他们却在造就资本的制高点。“中国地王”可以说是绝佳佐证。美联银行则独具慧眼,捷足先登,率先进驻这一方福地;

  当人们都在谈融城时,他们却固执地在造城;北拓就是造城。结果5年内将城北变成了长沙最为靓丽的风景线。

  长沙伢子如果循规蹈矩,湖南还有什么魅力可言?

  他们不满足于成为别人家的后花园,他们自己就要登堂入室。一群霸蛮、灵泛、洒脱之人,身居一方灵秀之地,何必要看别人家的面色行事?

  他们不会消极等待兄弟的帮忙,来撑起自己的面子。老大,就要有老大的样子。特立独行,才会让小弟们心悦诚服。

  于是,他们逐湘江而北上。

  江的尽头是湖;

  湖的尽头是海。

  洞庭:蓝色纤夫

  长沙可否由一个江滨城市变为湖滨城市,600万人口的区域性大都市难道仅是蓝色梦想

  大城北,相比秀长的湘江来说,只是一块跳板;

  对长沙立足于打造成中部区域中心城市的战略来说,大城北也只是一个支点。

  北拓的最终境界,就是将长沙沿湘江延伸30公里,直达洞庭湖畔,将长沙由一个江滨城市变为一个湖滨城市,从而圆长沙的通江达海之梦。

  向北延伸30公里意味着什么?似乎长沙将沿湘江而形成一条带状的城市。但是从珠江三角洲城市化过程来看,带状城市违背了城市发展的规律:集约。目前珠江三角洲的城市化改造,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成本。

  如果以湘江两岸各纵深10公里计,那么长沙建成区面积将达到600平方公里;600平方公里,意味着是目前长沙建成区面积的整整4倍。

  这似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,太过霸蛮了!

  巴黎、东京、纽约市区面积分别为2125平方公里、2162平方公里、10202平方公里。对比之下,即使长沙城市的触角已经延伸到洞庭,与国际大都市相比,依然是一个区域性中心城市。

  长沙目前的人口213万;当城市扩大4倍后,长沙人口将达到630万左右。那么长沙城市人口从何而来?当然主要是从湖南各地而来。湖南是中部人口大省,有6700万。一个高度城市化的省会可以容纳全省人口的10%。

  首先进入长沙的人,必然是湖南各地的精英。因为正如大城北所启示的那样,城北已经成为投资的热点;这里有着任何湖南城市都不可能有的人居环境、金融服务环境与休闲娱乐环境。

  大城北的价值,就在于她的不可复制性;

  要防止重复建设,就必须让城市建设上升到一个极致。

  大城北的启示,就在于长沙的首位度,不仅要体现在量的方面,更要体现在质的方面。

  长沙,就是湖南人自己的后花园。

  当精英们齐聚长沙之时,城市消费能力将以几何级数增强。他们对高档地产的投入、在娱乐、金融、电讯、能源等方面的消费,就足以拉动长沙GDP的稳步增长。

  直指洞庭,在经济战略意义上,长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长江沿岸城市了。这就意味着湖南人的客厅开在了长江口岸上。国际资本沿江而上,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一气势恢宏的大客厅。

  自古以来,客大欺店,店大欺客。

  当长沙这个“店”以洞庭为门前之池时,来者必然是大客。从大城北到洞庭一线,就成了国际资本与国内优质资本进入湖南的黄金通道。

  这些资本大亨,必然要在长沙找到他们的安乐之乡。当他们安顿下来后,他们的总部也将随之而安顿下来。这就是滚滚的税收之源。(广州本田总部落户东山区之后,为该区贡献了约三分之一的税收。这就是总部经济的魅力。)

  据2005年的统计,湖南有707万人在广东等发达地区务工。707万人是给家乡创造了一定财富,但同时也遗留下一大堆老人赡养的问题,子女教育的问题。不仅如此,他们所获得的报酬,与他们实际所创造的财富相比,可能只是一个零头;正是他们撑起了发达地区城市圈的天空。

  长沙城可以吸纳大量第三产业的服务人员。(城市,在中国的天然使命,就是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,承担起吸纳农村溢出的人口。到那时,我们的湖南伢子、妹子,就不需要背井离“湘”讨生活了,而我们真正做到幼有所教、老有所养了,这才是老百姓所盼望的和谐社会。)

  长沙随北去的湘江流淌30公里直达洞庭之时,湘江两岸的农民,自然变成了农业工人。长沙的市民人数也将为之扩大。当城市高速向前奔跑的时候,有着太多衣食之忧的人们实际上并没有必要惊慌失措,美国、日本的城市化进程告诉我们,是城市化解决了农业效率问题,是城市化解决了日本的粮食短缺。

  在我们谈论长沙城市拓展的时候,实际上也就是在谈论湖南的经济命运,湖南的财富命运。

  当长沙向北触及洞庭之时,长沙就实质性地成为所有湖南人的客厅与后花园。

  在中部六省进行横向比较之时,我们的永久之痛就是长沙确实太小了。

  只有打造一个真正意义的大长沙,我们才能为湖南创造出更多的机会。到那时,所有的湖南人都可以分享这些机会。

  长沙注定不是一个工业的长沙,不是一个农业的长沙。

  长沙,正如大城北所启动的那样,是一个消费的长沙,是金融的长沙,是文化的长沙,是一个最适合人居的长沙,是一个最能体现湘女风韵的长沙。

  只有这样一个大长沙,才是一个有话事权的长沙。

  这样的一个大长沙,需要优质工业支撑,需要生态化、工业化的农业支撑。这些工业、农业分布在长沙周边的城市圈内。

  机会,就在于首先读懂长沙沿湘江北去的真正含义的人们。事实上,造就一座城市的,不是精良的屋顶或坚固的城墙,也不是运河或船坞,而是善于利用机会的人们。

  大长沙需要一个大平原作为她广阔的腹地。

  只有以平原作为广阔腹地的城市,才有可能成为区域中心城市。现代任何一个中心城市,都是依托着平原而展开的。中国最大的城市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就是以华北大平原、长江冲积扇平原、珠江冲积扇平原作为其广阔腹地的。

  长沙只有将富饶、美丽的洞庭湖平原,作为自己的强大支撑,才有可能成就一个城市的伟业。

  我们这样来想像一下20年后的山水大湖南:

  向南,是山;山造就了湖南人的刚毅;向北,是水;水造就了湖南人的灵智。

  站在南岳衡山北望,洞庭湖这一蓝色的纤夫,用湘江这一金色的缆绳,引领着以长沙为旗舰的中部最为庞大的城市群,奔向蔚蓝色的海洋。

  中国第五极:蓝色星群

  “3+5”战略是南融战略的提质,甚或是典范意义上的大地艺术规划

  2006年11月,湖南省第九次党代会上,省委书记张春贤在报告中提出了“3+5”城市群战略。

  2007年4月29日-4月30日,由湖南省建设厅、湖南省委政研室、长沙市人民政府主办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政府、长沙市规划局、长沙市房产管理局承办的长株潭“3+5”城市群市长论坛举行。论坛的主题是:构建“3+5”,做大长株潭,建设新湖南。

  来自长沙、株洲、湘潭、常德、衡阳、岳阳、娄底、益阳8城市的行政长官,济济一堂,各自从自己的产业优势、比较地缘优势,主动寻找本市在“3+5”城市群中的定位。

  为什么这个论坛可以使得8城市的市长、副市长们,放下繁忙的公务,纷纷前来"坐而论道"?

  肯定这里不仅仅是观念问题。

  “惟楚有材”的湖南人从不缺乏观念,无论是激进的还是保守的。如果湖南人都缺观念,当今中国还不知道什么样子!就说当前,仅仅凭几个简单的类似“超级女声”、“快乐男声”的概念,电视湘军就将全国的少男少女折腾得要死要活。

  “3+5”城市群市长论坛,在开福区举行,是具有强烈的象征性意义的。

  这个象征就是“3+5”城市群的核心增长极正在长沙大城北形成。

  现代大爆炸宇宙学认为,现代宇宙始于一个包含了所有时空、物质的“奇点”;一些超大星群的形成,也是来自某种类似的大爆炸。

  爆炸的原点,就是极!

  极的含义包含了两个:巨大的能量;未来成长的一切可能性。

  以开福区为龙头的大城北,既然已经让8城市的行政长官看到“极”的形成现实性与相关无穷的想像力,那么他们就不可能不在此中寻找自身城市发展的机会。

  2007年4月30日,长株潭“3+5”城市论坛发表了《青竹湖宣言》。

  《青竹湖宣言》确立了长株潭“3+5”群在湖南富民强省战略中的核心地位、在全国与中部城市群竞争中的地位、实施战略与城市合作的原则。

  《青竹湖宣言》是一个新的城市群围绕着她的核心增长极爆发前夜的预告;一个蓝色的城市群将在10到15年展现在世人面前!

  如果本论坛注定要载入史册的话,我们认为应该称之为“蓝色星群”论坛;《青竹湖宣言》终将成为“蓝色星群宣言”。

  “3+5”城市群的概念,让湖南彻底摆脱了离南海太远离东海还是太远的困局。是长株潭融城战略的继承,但更是一种提升,湖南当代历史上有事关发展的三次思想解放,一是改革开放伊始的“联产承包”,二是上世纪末提出的“工业化”,三是正轰轰烈烈进行的“城市化”,这是当今省委省政府谋划高远的战略举措。

  曾几何时,湖南因地缘的因素,与中国城市群的崛起机遇错之交臂!

  湘江北去,空自惆怅。

  追随北去的湘江,使之成为湖南财富的黄金通道;以洞庭为前庭,直通滚滚的长江,直接与蓝色资本对话,在财智时代,再现湘楚文化的风采,是“3+5”城市群所承托的历史使命。

  当然,“3+5”城市群,更肩负着现实的责任。

  中国改革开放28年,已经形成了珠江三角洲城市群、长江三角洲城市群、环渤海湾城市群与川渝城市群;这是中国已经形成的四大经济增长核心极。其中长江三角洲城市群,已经成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。

  中国中部崛起战略的启动,为中国中部六省提供了空前的发展机遇;但同时也将我们置于空前激烈的竞争格局之中。武汉与郑州的“1+8”城市群结构,均有问鼎中国第五极之势。

  我们错过了太阳,就决不会错过星星!所有的城市竞争,都在于争夺区域制高点的竞争,争夺核心增长极的竞争。

  “3+5”城市群就是湖南争取成为中国第五极城市群的战略举措。

  有识之士早已指出:长株潭即使一体化即融城成功,从经济总量、人口数量、城市群面积等诸多方面,也不足以抗衡武汉、郑州的“1+8”城市群结构;只有形成沿湘江北去直达洞庭湖的城市群,才足以在规模上与中部诸强相抗礼!

  背靠南部的丘陵,是游击战的圣地,仅此不足以与中部诸强展开正面的决战;“3+5”城市群将抱拥整个洞庭湖平原,从而从容淡定,问鼎中原。

  “3+5”城市群的战略构想,决不是湖南被动应对中部诸强挑战的一时之策,而可能是具有典范意义上的大地艺术规划。

  湖南是中国传统的农业大省;在通往城市化的道路上,必须要有清晰的路径选择。是否再度牺牲秀美的山川,换取冷冰冰的第二产业的GDP,从而通过珠三角、长三角城市群兴起时期的“先污染、后治理”的卡夫丁峡谷?还是依湖南的森林、湖泊、河流,展开具有可能是世界意义的大地艺术规划?

  “3+5”城市群的《青竹湖宣言》明确写道:“力争通过10-15年的努力,将其打造成为人口1000万以上、建成区面积1000平方公里的特大型组团式生态化大都市。”

  其中关键词是:特大型组团式生态化大都市。

  美国的佛罗里达州,可能就是一个特大型组团生态化大都市。该州的名字就是“多花的地方”,是美国最大的柑橘产地,同时盛产磷灰岩矿;该州中部的肯尼迪角是航天基地;同时,人口增长率居美国之首。该州的旅游业收入达50亿美元之多。

  湖南是天下粮仓,“湖广熟,天下足。”其中洞庭湖平原更是富饶的鱼米之乡;洞庭虽然几经沧桑,但依旧是“天下水”。单纯的工业化将有可能将洞庭变成第二个太湖!湖南,包括中国,将付不起这个代价了!

  湖南有着良好的重化工业基础,有着良好的文化积淀,有众多的国内知名院校,具备了发展高科技的产业基础。袁隆平这一影响世界的科技巨人,足以引起人们对湖南高科技尤其是生态农业科技的期待。

  湘西,是世界知名的旅游圣地。“3+5”城市群的崛起,将为湘西旅游资源的深度开发提供更为广阔的平台。同时,“3+5”城市群本身就是一个沿江沿湖的旅游城市带。

  湖南会不会是中国的佛罗里达?这个问题需要“3+5”城市群规划者去解答。

  我们只想这样去畅想!

  当我们这样畅想“3+5”城市群之时,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在试图解决中国城市的根本问题:城市同质化问题。

  中国,也包括中部,需要城市及其群落。但中部的城市群不应该是沿海发达地区城市群简单的复制。中部城市也付不起这样复制的成本。

  中国要解决城市问题,就必须杜绝“问题城市”的出现;

  中国需要进一步拉升GDP,但绿色才是GDP的定义。

  中国中部可能会再度崛起一座座的工业城市群落,但我们的使命在于:我们的城市是以星座命名的,所以我们最为自由的运行,是蓝色的天空,还有大地上蓝色的海洋。

  “3+5”城市群,注定是中国中部惟一的蓝色星群:

  在这里,农村与城市距离并不遥远。我们不需要人工的草坪,来装点城市绿色的门面;我们依然可以嗅到稻花的芳香,看到小麦的金黄,体验到生长的节奏。

  在这里,人与自然并不遥远。我们不需要过多的城市喷泉,来唤起对河流的久远记忆;我们可以枕着湘江的涛声入睡,可以倚着自家的窗,看洞庭湖上千帆相竞。

  在这里,人与人并不遥远。当心动的时候,我们可以随时驱车去看看自己年迈的父母,而不再有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的感叹。

  这样的城市群才是中国第五极的真切含义。

所属类别: 行业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Talent Center

人才中心